爱玩战西游
 
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游戏

《盲?道》口碑上座逆袭 李杨向影迷写信道歉

时间:2018年02月06日 11:15   浏览:170   来源:爱玩战西游


  娱乐2月6日报道 继《盲井》、《盲山》之后,柏林银熊奖导演李杨“盲三部曲”收官之作《盲·道》目前正在全国热映中。虽然备受众多影迷期待,但这部聚焦流浪乞讨儿童的现实题材电影却面临着异常严峻的排片空间(0.2%),且大多非市中心和黄金场。尽管如此,影片上映收获到了众多影迷的好评与点赞,而工作日的影院上座率也达到18%,远超同档期其它上映影片,逐渐呈现逆袭之势。

  导演李杨携主演杜函梦从北京、上海、广州再到成都路演,与各地观众面对面交流。并写信致谢全国影迷的热情支持。面对部分尖锐影迷的批评,李杨也表示接受,承认“许多地方不尽人意,(对这部作品)也不十分满意”,并对这部分影迷的失望表示歉意。

  被誉“中国良心导演” 影迷驱车百里打Call

  日前热映中的电影《盲·道》正在举行全国路演。在上海、广州和成都,热情的影迷纷纷向到场与观众见面的李杨导演“点赞”,并用“点亮”手机闪光灯的方式向李杨导演和电影《盲·道》致敬。这部讲述落魄摇滚大叔与流浪失明女童从“互相碰瓷”到“相互救赎”的电影,令各地影迷观众深深感动,甚至不少观众为流浪儿童的遭遇和片中动人的情感潸然落泪。李杨导演携主演杜函梦也当面向影迷的支持致谢。

  由于同档期上映新片达到18部之多,现实题材的电影《盲·道》排片面临严重的挤压,目前排片率只有0.2%。且很多是在非黄金时段和非市中心的场次。众多想看却看不到影片的观众在社交平台发声,呼吁影院增加排片。更有很多影迷克服困难去影院支持。有影迷“开车一百四十公里去另外一个城市看”,也有影迷表示“穿越整个城市,看了午夜场,因为只有这一场排片。我被影片震撼,没想到现在还有良心导演,拍这样的良心力作。这样的影片,居然这么少的排片,令人深深担忧、愤懑、难过”。更有影迷向李杨致敬“中国的良心导演,一直用电影关注社会现实”,并表示电影中“有残酷和写实,也有温暖与感动,感谢李杨导演的坚持”。而从2月4日上映第3天起,《盲·道》的上座率从13%上升到了日前的18%(猫眼数据),远超同档期其它影片,逐渐呈现出逆袭的态势。

  李杨接受尖锐影迷批评: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

  李杨导演的前两部电影《盲井》(柏林银熊奖)、《盲山》(入围戛纳电影节),聚焦“黑矿杀人骗保”和“被拐女大学生”,以直刺暗黑现实的力度赢得了无数影迷的喜爱,并且捧红了王宝强和黄璐两大明星。作为“盲三部曲”的收官之作、李杨沉寂10年的第3部电影作品,《盲·道》受到了影迷的空前期待。然而这部揭露流浪乞讨儿童现实困境的电影,却因“尖锐不足、温情有余”以及台词配音等问题而受到了部分影迷的批评。不少过激影迷甚至质疑“从前像手术刀一样犀利的风格哪里去了,为什么《盲道》变得如此温情?”、“李杨是不是江郎才尽了”等等。

  面对这些批评,李杨日前也通过“致《盲·道》观众的一封信”做出了回应,表示坦然接受。他承认这部电影“因为经济和各种原因不够完美,有许多遗憾”,也为了能够与观众见面,“做了大量的修改和妥协。许多地方不尽人意,对这部《盲?道》我也不十分满意”。并在信中表示“要向广大的我的影迷粉丝们深深鞠一躬,说一声对不起!我让你们失望了!!”

  十年不忘关注流浪儿童 每张电影票捐两元做公益

  李杨在信中特别感谢了一位当地没有排片,却通过网络在其它城市单纯购票支持《盲·道》的泰州观众。感谢她“不仅在无法观影的情况下,买票支持《盲·道》,更将它当作对流浪儿童、乞讨儿童的关怀和帮助”。并透露,“自从十年前我开始关注少年犯罪流浪乞讨的儿童群体,就下决心一定要为他们用电影发声,呼吁人们关注他们帮助他们。”为了完成这部影片,不惜用“自己不多的存款并且抵押房产借钱”。拍摄期间面临资金断裂濒临破产,幸得“在好朋友企业家苏同、郭宇宽和一个不愿署名的著名企业家的帮助下才完成了《盲道》的制作”。

  李杨导演在信中也希望“这部电影传递爱、大爱,对底层的关怀和帮助”。据悉,为了将关注与关怀落实到行动上,李杨导演和片方将会从每张电影票中捐出两元,联合北京同仁医院、上海新华医院等权威眼科医疗机构,共同推动帮助重大眼疾儿童重见光明的“EYE明天公益行动”。

  电影《盲·道》正在全国热映中,由于排片稀少,想看的观众请抓紧时间走进电影院观看。

  致《盲·道》观众的一封信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

  你们好!我是导演李杨。我的第三部故事长片《盲·道》2月2日正式在全国电影院上映。这是我自《盲井》、《盲山》之后第一部在全国公映的电影。我现在正在全国路演的路上,期待着跟各地观众面对面交流和表示感谢!尽管《盲·道》的排片非常之少和非常偏远,但是我仍然希望你们能走进电影院,去观看我的电影。能让中国的广大观众看到(光明正大的看到)我的电影,是支撑我继续拍电影的一个动力。

  今天我看到一个影迷观众的微博,让我非常感动。这个叫“Mr哦哦随口”的观众这样写道,“泰州不放映《盲道》吗?那我就随便到一个地方买几张票了。反正也看不到了,纯粹是为了流浪儿童多一点流量,和小我对多点社会困难人们的同情希望他们有更好一点生活的期待,和特困剧组不招安坚持自己想法的感动。真实比遮羞布有意义的多。我能做的很很微微小。哪怕一个儿童过得好一点,会少很多的连锁悲剧。”

  谢谢你,亲爱的朋友。你不仅在无法观影的情况下,买票支持《盲·道》这部电影。更将它当作对流浪儿童、乞讨儿童的关怀和帮助。这恰恰是我拍这部电影的初衷。我拍《盲·道》正是希望通过电影的力量,去引发人们对底层生活的关注,对乞讨儿童的关注。

  谢谢你对我的支持。同时也谢谢像你一样用行动去电影院以及用各种方法支持我的全国各地的影迷和观众朋友们。有你们的支持,让我有继续前行的动力。

  我知道有许多的影迷朋友们在看完《盲·道》之后相当失望,甚至质疑我是否江郎才尽,问我:从前像手术刀一样犀利的风格哪里去了,为什么《盲·道》变得如此温情?我承认为了这部电影与观众见面,我做了大量的修改和妥协。许多地方不尽人意,对这部《盲·道》我也不十分满意。我知道你们期待我拍出《熔炉》、《素媛》一样强有力的电影。在这里我要向广大的我的影迷粉丝们深深鞠一躬,说一声对不起!我让你们失望了!!

  自从十年前我开始关注少年犯罪流浪乞讨的儿童群体,就下决心一定要为他们用电影发声,呼吁人们关注他们帮助他们。直到二零一四年,我用自己不多的存款并且抵押房产借钱去拍《盲·道》,拍摄期间资金断裂濒临破产,最后在好朋友企业家苏同、郭宇宽和一个不愿署名的著名企业家的帮助下才完成了《盲·道》的制作。虽然这部电影因为经济和各种原因不够完美,有许多遗憾。但是我在朋友们的支持下,在如此浮华、虚幻、恶搞、虚伪的电影充满电影院的时代,我逆风而行。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这个时代。

  我希望这部电影传递爱、大爱,对底层的关怀和帮助。票房从一开始就不是做这部电影的目的,但是我希望你们走进电影院支持我。我和其他投资人决定将每张电影票中的两元钱捐助给盲童。

  春节将至,希望你们与我们一起,帮助孩子们回家。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