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玩战西游
 
当前位置: 首页 > 独家策划

巨头的焦虑症,谷歌进入抄腾讯的时代

时间:2018年02月09日 04:03   浏览:243   来源:爱玩战西游


巨头的焦虑症,谷歌进入抄腾讯的时代

钛媒体 刚刚

最近腾讯立知和即刻之间的种种纠葛,又把腾讯和 " 抄袭 " 这个近乎其原罪的词联系到了一起。

可是对于这种新闻,估计吃瓜群众已经见怪不怪了。但假如说 " 不作恶 " 的谷歌,抄袭了腾讯,那好像就有点 " 活久见 " 了。

但是这种说法确实发生了。前一阵,CNBC 网站报道,一名在谷歌工作十三年的工程师 Steve Yegge 离职后,公开批评谷歌已经不再专注于产品,而是 "100% 专注于竞争对手 ",称其 " 已失去创新能力 "。

在这哥们看来,谷歌的 Home 智能音箱复制了亚马逊的 Echo;社交应用 Allo 抄袭了 WhatsApp ;一度引起热议的 Instant Apps 则是在模仿微信 …

当然了,离职员工带着怨气可以理解,表达方式多少有点夸张。Instant Apps 作为一种无需下载,随时调用的轻度 APP,确实从产品思路上看跟微信小程序差不多,并且也晚于小程序推出。但 Instant Apps 很早就开始测试了,似乎也难构成彻底的 " 抄袭 "。

但有一件事这位工程师似乎说对了:今天的谷歌,差不多拥有全部竞品的 " 高仿版 "。从手机音箱电脑相机,到各种消费应用、开发框架和娱乐功能。谷歌的产品体系在数年间经历了非常惊人的膨胀,并且时常搞出高速跟风和推出无用产品的 " 非理性情况 "。

谷歌真的开始变成 "100% 关注对手 " 了吗?那个曾经眉清目秀的谷歌,变成了 " 一家抄大家 " 的谷歌,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背后,或许充斥了关于消费级 AI 的泡沫与恐惧。

不是关注对手,是关注霸权

在移动时代并不算交出满分答卷的谷歌,可能是最先明确 AI first 战略的国际科技巨头。显然在人工智能浪潮中,谷歌是绝不希望再次重演社交和移动硬件上的失手的。

这种 " 不希望错过 " 的产品情绪,似乎在谷歌消费级产品的多个层面得到了落实和蔓延。尤其在谷歌去年开始明确 AI 时代的实现方式是硬件软件协同之后,全面覆盖式的产品战略就爆发式的呈现在了我们面前。

目前我们可以看到,谷歌的产品集群正在通过三种方式完成向 AI 的跳跃:

1. 推出以 AI 为主要卖点的消费级产品。最显著的当然是 pixel 为代表的硬件集群,手机之外,各种各样的穿戴设备、家居设备、办公设备以 AI 为名蜂拥而出。

2. 对老产品以 AI 翻新。谷歌地图、gmail 等产品,开始在各次发布会中推出 AI 加持的新版本,可能是某种技能加入,也可能是运行的方式 AI 化。总之,谷歌在搜索时代聚累的产品家族正在逐步走入 AI。

3. 竞品的高仿。这也是近两年谷歌较多被人诟病的一个层面,在于亚马逊、微软、Facebook,甚至中国的腾讯、百度等竞品战略逐鹿的档口,谷歌开始采取非常激进的 " 人有我也有战略 ",无论是智能音箱一类的硬件,还是社交网络、语音助手等软件,谷歌都会做跟竞品高度相似,只是 " 更加 AI" 的产品进行市场拉锯战。

从这三方面战略不难看出,谷歌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推出尽量多的 AI 产品,以及在更多的产品中体现 AI 能力。比如上文中提到的 Instant Apps,就是一种在安卓环境下实现 AI 应用的便捷出口。

这种全面快跑战略看起来过瘾,问题是跑太快了可能会扯到。有些产品强行 AI 会有点尴尬,比如谷歌的家庭 AI 相机。而跟竞争者高度抵充的产品战略,也难被人指责抄袭和创造力缺失。

可能在谷歌看来,这两种负面影响只是暂时的,只要最终赌对了一个或者几个 AI 消费风口,那么最终的美好明天就会到来。所以说 " 押满每一注 " 的谷歌,关注的并不只是对手,而是 AI 时代的消费霸权。

全家桶头上的阴影:难愈的消费级产品焦虑症

但是霸权真的如此容易窥取吗?

在今天所看到的是,谷歌发布会推出的产品群规模在一天天扩大,谷歌的 AI 生态结构也在一天天复杂,无论是印度、法国还是今天依靠 AI 完成的 " 中国回归 ",谷歌的世界 AI 生产线也在一步步立起。

如果从股价和市值而言,谷歌的 "AI 快跑 " 战略大概已经被证明是成功的。Alphabet 的股价不断升高,到目前为止其市值已经超过 8000 亿美元大关,似乎开始将目标遥遥指向了苹果。

但尴尬的事情在于,这么多硬件软件中,却始终没有找到能够打开巨大商业空间,引起行业跟风的 " 明星产品 "。

被戏称做谷歌 AI 全家桶的硬件们,虽然出货量还在稳固爬升,且不断壮大穿戴和家居设备的规模。但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谷歌打造的 AI 智能设备生态,在软件结合率上并不让人满意,迟迟没有获得用户的长效使用习惯。并且在变现能力上也与期待值不符,其表现已经给谷歌整体的短期收益预期带来了压力。

这背后或许隐藏着一个直到今天都没有被破解的谜题:AI 看起来很有用,但用户真的有必要为它放弃原有使用习惯吗?

毕竟 AI 相关应用能力,集成在语音交互和视觉识别两个端口,这也就导致 AI 带来的能力差不多都是锦上添花,很少有激动人心的 " 跨时代 " 能力。

比如谷歌地图进行 AI 化,是以新推出的智能识别停车场功能为由头的,但在实践中用户发现真正能识别的停车场目前还太少。是不是 AI 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AI 很好,但不够惊人 ",是这两年始终萦绕在消费级电子市场上的浓重阴影。大家尝试了一次又一次 AI 化,但消费者始终没有怦然心动。

霸权之路刚启程,似乎就撞上了一栋不薄不厚,不偏不倚的墙。

AI 的乐观泡沫

押注了很多,不见效果,于是押注更多,似乎已经在谷歌身上形成了一个逻辑循环。这也是为什么离职工程师会批判谷歌过于关注对手,却丧失了创新能力。

这背后隐藏的思考,大概是在消费电子领域,AI 是否被过分乐观估计了?

一个简单的例子,是我们始终很难说清楚,AI 到底能带给消费者什么?确切的说,是以目前机器学习为主流思路、云计算体系为工程化框架的数种 AI 解决方案,到底能在商业体系中发生什么价值?

一般来说,消费者买到手中的硬件,大概就是搭载了一大堆机器学习模型。主要解决的要么就是运行速度提升和语音交互,要么就是用摄像头识别,以及 AR 等等娱乐应用。即使是用户理解都很难做到,而且还有一条名叫 " 隐私 " 的红线等在那里。

从根本逻辑上看,AI 不是互联网,不能解决从无到有,从隔离到可沟通的 " 跨越式问题 "。AI 更多时候是一种效率提升工具,以及对信息处理方式的多元化拓展。在不能收集针对性数据的情况下,AI 本身迈入消费电子市场就是半条腿走路。而识别、感知这些 AI 带来的提升是不是足以支撑起一轮新的硬件迭代,似乎还不好确定。

AI 带给电子消费市场了各种各样的兴奋点,比如 echo 的语音交互,比如 iPhone X 的人脸识别。但这些都是建立在产品和品牌生态本来就够强的基础上的。但是新产品如何使用 AI 撬动市场呢?是等更大的 AI 兴奋点出现,还是把现有的能力聚合起来?没有答案的谷歌们,就只好推出越来越多的硬件和应用。

与企业级服务 AI 快速生长相对应的,是消费级市场的 AI 始终缺乏挑大梁、唱主角的底气。当我们被 AI 带来的迷人之处吸引的时候,是否乐观情绪同时酝酿出了新的泡沫?

当无人驾驶的硝烟味已经在 2018 年的春天中蔓延开来,移动应用与消费电子领域的 AI 会迎来怎样的一个年份呢?

狂奔中的谷歌,大概也在寻找 " 跑步焦虑症 " 的治疗方式 …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相关标签: 谷歌

钛媒体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最近腾讯立知和即刻之间的种种纠葛,又把腾讯和 " 抄袭 " 这个近乎其原罪的词联系到了一起。

可是对于这种新闻,估计吃瓜群众已经见怪不怪了。但假如说 " 不作恶 " 的谷歌,抄袭了腾讯,那好像就有点 " 活久见 " 了。

但是这种说法确实发生了。前一阵,CNBC 网站报道,一名在谷歌工作十三年的工程师 Steve Yegge 离职后,公开批评谷歌已经不再专注于产品,而是 "100% 专注于竞争对手 ",称其 " 已失去创新能力 "。

在这哥们看来,谷歌的 Home 智能音箱复制了亚马逊的 Echo;社交应用 Allo 抄袭了 WhatsApp ;一度引起热议的 Instant Apps 则是在模仿微信 …

当然了,离职员工带着怨气可以理解,表达方式多少有点夸张。Instant Apps 作为一种无需下载,随时调用的轻度 APP,确实从产品思路上看跟微信小程序差不多,并且也晚于小程序推出。但 Instant Apps 很早就开始测试了,似乎也难构成彻底的 " 抄袭 "。

但有一件事这位工程师似乎说对了:今天的谷歌,差不多拥有全部竞品的 " 高仿版 "。从手机音箱电脑相机,到各种消费应用、开发框架和娱乐功能。谷歌的产品体系在数年间经历了非常惊人的膨胀,并且时常搞出高速跟风和推出无用产品的 " 非理性情况 "。

谷歌真的开始变成 "100% 关注对手 " 了吗?那个曾经眉清目秀的谷歌,变成了 " 一家抄大家 " 的谷歌,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背后,或许充斥了关于消费级 AI 的泡沫与恐惧。

不是关注对手,是关注霸权

在移动时代并不算交出满分答卷的谷歌,可能是最先明确 AI first 战略的国际科技巨头。显然在人工智能浪潮中,谷歌是绝不希望再次重演社交和移动硬件上的失手的。

这种 " 不希望错过 " 的产品情绪,似乎在谷歌消费级产品的多个层面得到了落实和蔓延。尤其在谷歌去年开始明确 AI 时代的实现方式是硬件软件协同之后,全面覆盖式的产品战略就爆发式的呈现在了我们面前。

目前我们可以看到,谷歌的产品集群正在通过三种方式完成向 AI 的跳跃:

1. 推出以 AI 为主要卖点的消费级产品。最显著的当然是 pixel 为代表的硬件集群,手机之外,各种各样的穿戴设备、家居设备、办公设备以 AI 为名蜂拥而出。

2. 对老产品以 AI 翻新。谷歌地图、gmail 等产品,开始在各次发布会中推出 AI 加持的新版本,可能是某种技能加入,也可能是运行的方式 AI 化。总之,谷歌在搜索时代聚累的产品家族正在逐步走入 AI。

3. 竞品的高仿。这也是近两年谷歌较多被人诟病的一个层面,在于亚马逊、微软、Facebook,甚至中国的腾讯、百度等竞品战略逐鹿的档口,谷歌开始采取非常激进的 " 人有我也有战略 ",无论是智能音箱一类的硬件,还是社交网络、语音助手等软件,谷歌都会做跟竞品高度相似,只是 " 更加 AI" 的产品进行市场拉锯战。

从这三方面战略不难看出,谷歌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推出尽量多的 AI 产品,以及在更多的产品中体现 AI 能力。比如上文中提到的 Instant Apps,就是一种在安卓环境下实现 AI 应用的便捷出口。

这种全面快跑战略看起来过瘾,问题是跑太快了可能会扯到。有些产品强行 AI 会有点尴尬,比如谷歌的家庭 AI 相机。而跟竞争者高度抵充的产品战略,也难被人指责抄袭和创造力缺失。

可能在谷歌看来,这两种负面影响只是暂时的,只要最终赌对了一个或者几个 AI 消费风口,那么最终的美好明天就会到来。所以说 " 押满每一注 " 的谷歌,关注的并不只是对手,而是 AI 时代的消费霸权。

全家桶头上的阴影:难愈的消费级产品焦虑症

但是霸权真的如此容易窥取吗?

在今天所看到的是,谷歌发布会推出的产品群规模在一天天扩大,谷歌的 AI 生态结构也在一天天复杂,无论是印度、法国还是今天依靠 AI 完成的 " 中国回归 ",谷歌的世界 AI 生产线也在一步步立起。

如果从股价和市值而言,谷歌的 "AI 快跑 " 战略大概已经被证明是成功的。Alphabet 的股价不断升高,到目前为止其市值已经超过 8000 亿美元大关,似乎开始将目标遥遥指向了苹果。

但尴尬的事情在于,这么多硬件软件中,却始终没有找到能够打开巨大商业空间,引起行业跟风的 " 明星产品 "。

被戏称做谷歌 AI 全家桶的硬件们,虽然出货量还在稳固爬升,且不断壮大穿戴和家居设备的规模。但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谷歌打造的 AI 智能设备生态,在软件结合率上并不让人满意,迟迟没有获得用户的长效使用习惯。并且在变现能力上也与期待值不符,其表现已经给谷歌整体的短期收益预期带来了压力。

这背后或许隐藏着一个直到今天都没有被破解的谜题:AI 看起来很有用,但用户真的有必要为它放弃原有使用习惯吗?

毕竟 AI 相关应用能力,集成在语音交互和视觉识别两个端口,这也就导致 AI 带来的能力差不多都是锦上添花,很少有激动人心的 " 跨时代 " 能力。

比如谷歌地图进行 AI 化,是以新推出的智能识别停车场功能为由头的,但在实践中用户发现真正能识别的停车场目前还太少。是不是 AI 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AI 很好,但不够惊人 ",是这两年始终萦绕在消费级电子市场上的浓重阴影。大家尝试了一次又一次 AI 化,但消费者始终没有怦然心动。

霸权之路刚启程,似乎就撞上了一栋不薄不厚,不偏不倚的墙。

AI 的乐观泡沫

押注了很多,不见效果,于是押注更多,似乎已经在谷歌身上形成了一个逻辑循环。这也是为什么离职工程师会批判谷歌过于关注对手,却丧失了创新能力。

这背后隐藏的思考,大概是在消费电子领域,AI 是否被过分乐观估计了?

一个简单的例子,是我们始终很难说清楚,AI 到底能带给消费者什么?确切的说,是以目前机器学习为主流思路、云计算体系为工程化框架的数种 AI 解决方案,到底能在商业体系中发生什么价值?

一般来说,消费者买到手中的硬件,大概就是搭载了一大堆机器学习模型。主要解决的要么就是运行速度提升和语音交互,要么就是用摄像头识别,以及 AR 等等娱乐应用。即使是用户理解都很难做到,而且还有一条名叫 " 隐私 " 的红线等在那里。

从根本逻辑上看,AI 不是互联网,不能解决从无到有,从隔离到可沟通的 " 跨越式问题 "。AI 更多时候是一种效率提升工具,以及对信息处理方式的多元化拓展。在不能收集针对性数据的情况下,AI 本身迈入消费电子市场就是半条腿走路。而识别、感知这些 AI 带来的提升是不是足以支撑起一轮新的硬件迭代,似乎还不好确定。

AI 带给电子消费市场了各种各样的兴奋点,比如 echo 的语音交互,比如 iPhone X 的人脸识别。但这些都是建立在产品和品牌生态本来就够强的基础上的。但是新产品如何使用 AI 撬动市场呢?是等更大的 AI 兴奋点出现,还是把现有的能力聚合起来?没有答案的谷歌们,就只好推出越来越多的硬件和应用。

与企业级服务 AI 快速生长相对应的,是消费级市场的 AI 始终缺乏挑大梁、唱主角的底气。当我们被 AI 带来的迷人之处吸引的时候,是否乐观情绪同时酝酿出了新的泡沫?

当无人驾驶的硝烟味已经在 2018 年的春天中蔓延开来,移动应用与消费电子领域的 AI 会迎来怎样的一个年份呢?

狂奔中的谷歌,大概也在寻找 " 跑步焦虑症 " 的治疗方式 …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分享到: